985、211要吃肉 普通院校总不能饿死 新闻

985、211要吃肉 普通院校总不能饿死 新闻

时间:2020-03-23 16:51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985、211要吃肉 普通院校总不能饿死

就在教育部长刚刚表态985、211工程要继续的第二天,今天,人大代表李光宇表示,2013年河南学生考北大难度是北京学生31倍。按照人口比例,河南应该再有2所985、8所211。“给袁贵仁部长鞠一躬,希望他能多关照河南。”人大代表、周口科技职业学院院长李海燕却呼吁取消一二三本的分级。

这些问题实质是我国高等教育生态和改革的大问题。

我国高等教育被“三六九等”式的等级管理所左右。这就决定了大学的“贫富”,它的背后是教育经费拨款。高校对985、211的角逐,说白了就是对专项经费的争夺。这笔可观的经费既有国家拨款又是省级配套,入围与否对高校的发展是天壤之别。

这从各级政府财政拨款占高校科研经费的比重中可以看出。据新华网报道,2013年,作为“211”“985”序列的清华大学科研总经费最多,为39.31亿元,财政拨款为27.75亿元,占了70.6%,而非“211”“985”的高校科研经费最多的西南石油大学,4.6亿元中仅有26.1%为财政拨款,约1.2亿元,两者科研经费所获的财政支持相差23倍多。

我们不否认985、211所产生的历史作用,但更应该认识到随着社会的发展,它所产生的弊端。这样就导致各校不择手段争抢经费、加剧教育不公。

一些高校即便有了“入围”参评资格,也需要“跑部钱进”拿项目。广东省政府督学钟院生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说,由于专项资金不是采取公开竞争的分配方式,更没有社会的广泛参与和监督,完全依靠行政手段,长官意志,专家依据上报材料评审,封闭运行,有寻租空间,所以很多高校在北京都设了“资金办”,“跑部进京”争经费。跑到了的学校钱越来越多,其它学校则钱越来越少,恶性循环,加剧分化。

但无论这些学校怎么去争,它们争的都是国家资源这块蛋糕。还有一大部分社会资源的蛋糕被闲置。具体到学校而言,就是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的区别。为什么不能充分利用呢?

首先是类似贵州大学的普通211公立学校和类似河北大学普通公立学校主要是国家或地方拨款。如河北大学章程第六章第六十六条规定:学校的经费来源主要包括财政拨款、事业收入和其他收入。学校拓展办学经费来源渠道,鼓励和支持校内各单位面向社会筹措教学、科研经费及各类奖助基金。拨款多少,要看自身等级。

另外就是民办学校融资困难。“巨额的欠债就像一座大山压在肩头,让我们办学者无法放开手脚安心办学。”湖南涉外经济学院的中层干部陈鸣(化名)接受光明网采访时说。学校由湖南猎鹰实业有限公司投资创建于1997年,由于学校建设投入巨大,到2009年,缺少资金让学校运转举步维艰。

而造成上述结果的原因首先是我国高等教育通过行政力量去分级,由此形成阶层固化。一所高校,无论多优秀,都只能在本阶层流动。

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是广东就业率最高的高校之一,高考录取分数线也在不少“211”高校之上,但却不是一所“211”高校。原校长徐真华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:“我们从未申报过‘211’,因为我们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。当时,‘211’入围要么是部属院校,要么各省只能推荐一所省属院校,我们既不是部属,也没进入省里重点培养的视野,先天没有机会。”

另外,民办学校在招生时,只能招到被一本或重点二本学校筛选过的学生,学生相对素质偏低。“在高等教育里,民办学校都是低于公立学校,好大学都是公立学校,民办学校往往都是在二本或三本,去招生时也是不平等的。政府部门在管理时也往往把他们另眼相看,导致民办学校生存发展空间受到了很大的局限。”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 (微博)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说。

第二,教育部没有给民办学校足够的办学自主权。“根据自己的办学条件、办学的定位设置课程采取适合本校培养的模式。”熊丙奇说。比较典型的是朱清时所期待的“自主招生、自授学位、去行政化”的南方科技大学的梦想的落空。最终,南科大也被“招安”。

美国哈佛大学校长德里克 博客在纪念350周年校庆时曾说:“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,大学一直都有着不平凡的自由,政府很少干预州立学校事务,私人集团也可以建立他们自己的学校。所有的学校都在为得到优秀的学生,教师和设备进行激烈而又友好的竞争。我们这种自由而又分散的体制有着伟大的力量,它允许各自为政的独立学术中心存在,提高了创造力和适应力。由于避免了政府的控制,角色权就掌握在有识之士的手中,鼓励竞争成了努力进取以超越他人的动力。” (撰稿:张晓强)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