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秘成都男护士的那些事儿 “真爱”都不是护理

揭秘成都男护士的那些事儿 “真爱”都不是护理

时间:2020-03-24 07:1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  成都10名男护士长

  川大华西医院 8名

  省医院

  (不含城东病区) 1名

  市第四人民医院 1名

  川大华西医院有护士约4000名,其中男护士约200名;护士长175名,其中男护士长8名。

  省医院(不含城东病区)有护士2454名,其中男护士56名;护士长128名,其中男护士长1名。

  一个名为“华西兄弟连”的微博近日网络走红,其中关于男护士故事的点滴分享引人关注。微博创建人是川大华西医院的8位男护士长。在医院中,男护士已属“珍稀品种”,成都市内三甲医院总数为10的男护士长,更是“尖尖”中的“尖尖”。

  他们的“真爱”都不是护理

  要么阴差阳错要么为找工作

  川大华西医院急诊科科护士长叶磊是川大华西医院3位大科男护士长之一。但他最初的志愿,是成为一名科学家。高考第一志愿,填报的是中国科技大学机械自动化专业。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等来的却是第三志愿华西医科大学护理专业的录取通知书。“当时挺郁闷的,这是我随便填的,对这个专业一点也不了解。”在那个年代,“男护士”好像就是一个“异类”。成为一名护士,叶磊的心里除了迷茫外,还有一个结,“从小就怕医院。”

  1999年,叶磊进入当时的华西医科大学护理专业开始学习,他所在的班级一共27人,男生仅5人。学习一种被社会认定为女性职业的专业,刚开始自然是不习惯,不过他很快平复了心情。

  33岁的曾斌算是叶磊的师弟,省医院神经外科监护室护士长,也是该院唯一的一名男护士长。在护理岗位从业十年,但当初加入的原因却并不高大上:一方面,是受医护行业家族成员的影响;另一方面,是因为好找工作。

   男护士更爱急诊、ICU

  吸引他们的是设备仪器

  2003年大学毕业后,叶磊进入华西医院急诊科工作。从2004年到2006年,他经历了转科、进修,最终于2006年下半年回到急诊科。“当初定科室是双向选择,但作为男生,一般都选择急诊、手术室、ICU。”在叶磊看来,这一类的科室通常对仪器设备使用感觉、能力要求较高,劳动强度较大,也时常面临生死,需要护士特别干练,反应要快。在急诊科工作的时间里,叶磊最喜欢也最擅长读心电图,这和寻常体检读心电图不同,需要马上精确测算出心率快慢、QRS波形态,“这可以第一时间看出患者有无需要紧急关注和需要处理的地方。”急诊科就像一个“战场”,生死也许就在一线之间。

  晚叶磊两年毕业的曾斌,去到省医院。与很多女同学不同,他主动请缨加入监护室。“打针、输液比较基础,我想把学到的东西全部用起来。”监护室和普通病房不同,除了病人更加危重,还有很多高精尖的仪器设备,这些对于曾斌来说更具吸引力,“照顾好病人、用好这些设备,感觉更开心。”

  获批加入监护室,曾斌浑身都是劲。看着眼前的病人,总会“脑补”无数画面,假设各种极端意外发生后自己如何应对。先是种种设想,又一一思考解决方法,之后的半年时间,因为经验、底气不足,曾斌总是这样“吓”自己。想象中的意外却一次都没发生,“这样也好,只有心思细腻、操作缜密,才能更好地帮助病人。”

  中途“转弯”的不少

  大多去卖医疗器械

  作为男护士,中途“转弯”的也不在少数,与大家想象的转到民营医院享受高薪不同,他们大多转行卖医疗器械。

  曾斌也不止一次想过。“护士获得的尊重远比不上医生,有的人还把我们喊成‘服务员’。”除了职业成就感之外,还有另外一个原因:收入不高。2012年,是改行想法最冲突的一年。一家公司想聘请曾斌加入推广敷料,光底薪就6000多元,其他杂七杂八的加下来基本上是当时收入的两倍。“很诱惑,考虑了好几个月。”不过长时间的纠结后,他最终选择留下,“觉得有些东西不是钱能衡量的。”

  如何获得职业发展?放在眼前的路就两条:走专业方向,往专科护士发展;走管理路线,成为护士长甚至护理部主任。2013年,入行8年的曾斌决定竞聘护士长,那一年全院仅两位男护士参与。尽管是“少数人群”,但站在PK台上的他却一点不慌。与师弟比起来,叶磊在护理岗位上没有那么多的想法,更多的是想如何把工作做精,通过十年努力,在2013年成为急诊科科护士长。

  尽管已经成了护士长,但在外表上却一点都看不出来——女护士长的燕尾帽上有条纹标记,他们却连帽子都没有,更别说上面的几道杠。“经常被误认为成工人……”一身无特色的蓝色护士服,常让曾斌尴尬。

  表面严肃的男护士长

  其实也很文艺很居家

  对于叶磊和曾斌,护士妹妹们第一个蹦跶出来的词都是“严肃”。不过,私下的他们并非如此。叶磊骨子里是一个文艺青年,爱吉他,爱摄影,“拍飞机起落,心里会豁然开朗,已成为减压的一种方式。”曾斌说,护士长的严肃源自于对工作的要求,如果无碍工作的小要求,作为男护士长的他还是会接受护士妹妹们的“卖萌”。“这个岗位更多的是在协调,很多时候就是在当别人怒气的出口。”同样,曾斌也需要一个出口,带上妻子、孩子周末出行就是他的选择。

  除了相同的职业,相同的职务,男护士长们还有个大多一致的选择,他们的妻子也从事着护理或护理相关工作。

标题:成都男护士 你不知道的那些事儿

[编辑:覃贻花]